卷一 隐形人 第十二章 欧小璐

午后的太阳如火般灼热,一点多钟我从中心走去合群路,虽然距离并没有多远,但我已经是一身的汗水。我约了汪清涵,因为今天并不是做咨询,我们便约在了合群路的“昨日重现”。一进门我就看见了汪清涵,她今天穿得很简单,一件粉红色的小吊带背心,一条牛仔短裙,显得双腿苗条而修长。她化了淡妆,看上去比前段时间精神很多。我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笑着说:“今天你真漂亮,感觉也很精神。”她不禁莞尔,道了谢。我感觉她面对我的时候还是有些局促,可能长期以来都是以一名救助者的身份接受我的咨询,而且我们的谈话地点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办公室,第一次非正式的谈话,时间和地点的改变使她不能够完全的适应。“等很久了吧?”我问道。她说:“我也才来,路上有些塞车。”我笑着说:“贵阳市的交通就是这样的,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阻。”我把手机掏出来放在桌子上问她想喝点什么,她说就来壶咖啡吧。我让服务员来壶极品蓝山,她给拦住了:“就普通的蓝山咖啡就行了,其实区别并不大,况且我喝着都是一个味。”我点了点头,服务员去了,脸上挂着一丝不屑。我望着她说:“诚心给我省钱啊?”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是,我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于我而言,咖啡都是一个味的,和茶一样。”我笑了:“看来你也是个伪小资。”她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小资,只是尽可能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接着我很随意地和她聊了一些她感兴趣的话题,例如财经,地产什么的,第一次发现她很健谈,而且对财经方面也有独到的见解。我看她的情绪很平静,起初那种局促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便将谈话引向了她最近的生活。

我问她:“上次你说认识的那个男孩你和他现在怎么样了?”她说:“很长时间没联系了,好像从那以后就从我的生活中彻底的消失了一样。”我说:“你们连相互打个电话问候一下都。

我陷入了冥想,而汪清涵而无聊的用小匙在咖啡杯里搅拌着,不时发出一点声响。

“朱毅?你怎么在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抬着看见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一身净白的连衣裙,披肩长发,脸上带着笑,我想起来她就是在梁平家见过的欧小璐。我忙站了起来:“欧小璐,一个人吗?坐下喝杯咖啡吧。”她看了看汪清涵,我想给她介绍,但汪清涵先开口了:“欧医生,你怎么也来了?”我问道:“你们认识?”汪清涵有些难为情的说:“我在被家人送到精神病医院的时候是欧医生给我诊治的,也是她给我确诊不是精神病,只是心理上有些问题,所以才让我来找你的。”欧小璐说:“小汪,现在你的精神蛮不错的嘛,多和朱老师沟通,他可是解决心理问题的专家。”我再次邀请欧小璐坐下,她说约了朋友,改天有机会再一起坐坐。她走出几步,突然转过身来问我:“最近有没有见过关心?”我说:“几天前见过,这两天忙,没有联系。你们不是在一起工作的吗?”她说关心已经三天没上班了,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了下,虽然只是一瞬间,我还是捕捉到了她那淡淡的喜悦之情。我突然对她产生了一丝反感,或者是出于对她的不屑,再或者是我对关心失踪的紧张。她没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我和汪清涵又坐了一会,胡乱的聊了聊就分手了。我需要消化今天我们谈话的内容,我更想知道关心到底出了什么事。一路上我不停拔打关心的手机,总是个冰冷的声音提示着你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拔。关心,你在哪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带着不安的心情,我回到了家,我努力的让自己在老婆的面前显得平静,我相信关心一定不会有什么事,也许过不了两天她就会回来。

第二天大早我就到了办公室。我还是执着的一次又一次的拔打关心的电话,电话里也总是一遍又一遍地响起那个冰冷的声音。最后我拔通了欧小璐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朱毅,什么事啊?”我问她找到关心了吗?她笑我:“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她留下假条走的,说是工作压力大,想出去散散心,请了一周的假。”听她这么说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关心是请假休息了,我刚才焦急得差点就打电话给邓琨报人口失踪案了。我对欧小璐说:“什么紧张啊,朋友失踪于情于理我都是应该关心一下的吧。”她促狭的说:“怎么就不见你关心我呢?别忘记了,还欠我一顿咖啡哈。”我笑道:“没问题,什么时候有空就打电话给我。”她忙说:“那就今天吧,下班之后我请你吃饭,你请我喝咖啡。”我说:“吃饭也我请吧,让女人付账我总感觉怪怪的。”她说我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不过我们算是约好了,她下班开车过来接我。

今天只有上午两个预约,下午没有什么事,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慢慢地去理顺昨天和汪清涵的谈话内容,我想把脑海中闪过的一些念头抓住,我觉得好像已经离真相又近了一步。我首先大胆的假设“置入性催眠”是存在的,那么汪清涵极有可能是在写完遗书关上灯后准备实施自杀,可万万让人没想到的是半夜一点多钟还会有电话打来,也许是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汪清涵中催眠中唤醒,这是一个巧合,而这个打错的电话则是汪清涵的救星。当然,这一切只是我的假设,要求证它的真实性还需要更加努力的去调查发现。我没有急着把这一切告诉邓琨,对他而言,要理解这样高层次的催眠是很难的,但我需要他帮助我调查一件事,就是汪清涵几次见到所谓的男孩之前见过什么人,这很重要,如果真见过什么人,那这个人可能就是那个催眠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