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隐形人 第十三章 天才与疯子

下午五点,欧小璐就开着她的“奔奔”来接我了,她把这车叫做“小奔”,听上去就象“大奔”的兄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奔驰”。车里面充满了香水的味道,但并不浓郁,清香而淡雅,让人感觉很舒服。我习惯性的掏出香烟,但随即又装了回去。她看到了我的动作,笑了笑说:“抽吧,我把窗子打开。”我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点了一支。

车子很快就上了花二道,我问她准备带我去哪里,她说:“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不会拉你去卖了就行。”我说:“我可卖不起价,品相太差。”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我,说道:“品相还蛮不错的,应该会有人要。”我咳了一下,摇摇头,示意她专心开车,不再接茬。

车子在花溪的一家“农家乐”前停了下来,我虽然也经常来花溪,但却从来没到过这里,这里离景区有一点远,有些偏僻。欧小璐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她领我才进门,老板娘便迎了上来:“小欧啊,你好长时间都没过来玩了,最近工作忙吧。”欧小璐说:“能有多长时间啊,前一周我们还在你这打麻将呢。”她转过头对我说:“这是李姐,这个饭庄就是她开的,很幽静也很雅致,我们几个要好的姐妹经常到她这来。”她又笑着对妇人说:“李姐,他叫朱毅,我的学弟,也是学心理学的,你就叫他小朱吧。”李姐很热情地说:“好,好,小朱,以后经常来玩,姐给你优惠。”我忙说谢谢。

李姐亲自把我们带进了包厢,包厢的名字很雅,叫“聆雨轩”,外面是一洼莲花池,开满了睡莲。“你们先聊着,我去安排安排,一会再来陪你们。”李姐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欧小璐往我的杯子里倒满了茶,她说这是她寄放在这里的上好的“湄潭翠片”,叫我好好尝尝。我轻轻呡了一口,的确是正宗的翠片,入口清香,回味甘甜,连忙说:“好茶。”她笑了笑:“我也就这点爱好,当然得讲究些了。”于是我们便从茶聊开了。其实我平时更喜欢喝铁观音,喝习惯了红茶的浓郁芳香,总感觉绿茶淡而无味。我们聊到了泡功夫茶,她说:“我很喜欢看别人泡功夫茶的样子,很雅,很有美感。”我对她说其实喝茶是一种心境,更多时候是一种心性的磨砺,要静得下来,要心平气和,气定神闲。而茶本身的味并不因为泡茶的花样而有多大区别。她并不认可我的说法,她坚信用心泡出来的茶一定味道会更好。我并没有因此而和她争论,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待生活的态度和对事物的看法,没必要整齐划一,湮灭个性。

我掏出香烟,顺手递过去一支,她并没有拒绝,接了过去。我给她点上火,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几个烟圈。她”她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服务员进来了,上了几道菜,看上去很不错,她忙招呼我吃饭,当问我想喝点什么酒的时候,我说还是喝点饮料吧,我对自己说,再也不要单独和女人喝酒。吃饭的时候我们没有再聊什么,期间李姐进来想敬杯酒,看到我们喝的都是饮料,也只好陪着喝了一杯,很随意的说了个段子便离开了。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说实话我很喜欢今天的晚餐,环境很不错,饭菜也相当的可口,虽然最后是欧小璐买单,并不影响我受用美食的心情。在车上我对欧小璐的盛情表示了十二万分的感谢,同时又许下了请她喝茶的愿,她嬉乐说:“好像应该是请两次了吧?”我说别说是两次,就是三次也没关系。

把我送把小区里面了她才开着车离开,临走的时候她说:“别和关心走得太近,她身上有刺,小心伤着自己。”我不太能够理解她这句话,我想或许是出于她的善意,又或者是出于她的嫉妒之心吧。我感觉得到今天的约见她的目的并不是和我聊天吃饭那么简单,临走时丢下的这句话才是整个会面的关键,她一定知道我和关心之间的不寻常的关系,是关心自己告诉她的,那么她表现出来的对关心的那点敌意很有可能是在伪装或掩饰。我不想再去细想,我心里更多惦记的是黄玉和张丽的案子,一天解不开,就永远是我心里的一个死结。

坐在书桌前喝着老婆泡的浓茶,我还沉浸在和欧小璐聊到的“天才与疯子”的论题里,我和一种想法,会不会有谁把我这个所谓的天才设计成为假想敌而与我进行智慧的博弈。我又不太相信自己的假设,毕竟我自己认为我也很普通,与天才没什么交集。我更不希望这样的假设成立,因为如果一切只是源于天才论的博弈,那暗里的对手绝对也是个天才,或许更是个疯子,疯子与天才只有一线的距离,而他们对问题的看法和处理问题的智慧更为相似。不管对方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都是难以应付的,因为我们无法去推测和揣摩他下一步将要做些什么。

关心为什么要去西藏?为什么还一定要到亚东去?直觉告诉我一定和我相关,但目的却无法得知。对于关心我是存在内疚的,我不知道怎样面对她,如何处理和她的关系。那晚姓的事细细想来,我觉得也有些不太对劲,虽然我酒量并不好,但坚决不至于两瓶啤酒过后便醉得不省人事,毫无知觉,如果我和关心真的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哪怕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断。

我很多次都努力地试图去回忆,哪怕记起一点点也让我安心。